公司资讯

怎么挑选洗浴用品

2020-04-25  来自: 兰州天意桑拿足疗用品有限公司 浏览次数:38

小时候洗头,妈妈先用温水打湿我的头发,再把预先熬好的皂角水,用个杯子舀起来浇在我头上,她的大手和我的小手一起轻轻揉搓我的头皮和头发,之后再用温水冲干净。待我长发及腰离家上大学之后,皂角水就被粉红和淡黄的洗发膏和护发素取而代之了。

后来,台湾饮料里蓄意非法使用的塑化剂风波沸沸扬扬,在接二连三的采访和文章中,我总是一而再地碎碎念:不少日化产品为了保持产品香度,也会使用邻苯二甲酸酯类塑化剂,所以要尽量避免选用香气过于馥郁的兰州洗浴用品。当然,陪伴宝宝洗澡戏水的小黄鸭们,越是柔软,塑化剂超标的嫌疑也就越大。

再后来,也就是去年底,美国FDA明确质疑抗菌产品的有效性,认为没有证据表明抗菌洗手皂与沐浴液比普通产品更能有效预防细菌感染与传播,要求生产商在今后一年内提交证据,证明其生产的抗菌产品安全有效性。其实,这质疑不是平地一声惊雷起,而是由来已久。早在2005年,美国FDA组织的专家小组就以111的压倒性优势,明确做出专家判断,认为没有充分证据可以证明,抗菌皂比普通肥皂更有效。

再再后来,就是前些日子了,美国FDA宣称,由于抗菌皂中添加的化学成分三氯生和三氯卡班,具有可能的内分泌干扰效应,为此将提议禁止抗菌皂在商店实体销售。对于这两个“三”的指控和塑化剂的潜在危害一样,都是环境内分泌干扰物,想来各位看官对这小剂量也有大作用的危害已经烂熟于心,不再赘言。这宣称当然算得上是致命一击。之前对于抗菌未必有效的质疑,未必能抗衡铺天盖地广告的蛊惑,但是健康损害必能立竿见影地遏制消费者的购买欲。

当然,对于个体而言,不必闻“三”色变,草木皆兵。科学实验证明,每天用抗菌沐浴液两次,所接触到的“三”少于六次洗手使用抗菌皂的量。一些牙膏和漱口水里也有这两样“三”,相比之下,经皮肤渠道吸收的量小得多,经口吸收还是主要途径,但经口吸收率也不到15%。不过,剩下的,以及随着人类的尿液排出去的“三”们,又都去哪儿祸害了呢?

目前全世界每年生产量达到75万吨的三氯生和三氯卡班这两“三”,对于站在食物链高端的消费者们,暂且还算陌生的新名词。但是对于江河湖泊的生灵们而言,早就谙熟于心。我国河流的水体和沉积物中这两物质的检出率都不低,使用历史更悠久、用量更庞大的美国河流,更是被大面积污染。追本溯源,自以为讲究个人卫生的城市人可是难脱其咎,城市生活污水排放是被证实的主要污染来源。水体生物对这两种“三”物质,具有低到中等的生物积累性,终究,不管在寂静的春天,还是喧闹的夏日,这些环境内分泌干扰物,都会继续从食物链,沿着生物放大作用的步伐,最终还是可以经口进入人体,这是人类走不出去的闭环。

终究要自食其果的,自以为是的人类,不少时候讲究卫生并不得法。这些美名其曰抗菌的皂和液,都是冲着我们对无菌状态的热烈追求而量身打造的。且事实上,就算这些抗菌皂和液确实一夫当关亿菌齐摧,这细菌死光光的干净并不可取,皮肤常驻菌群的生态平衡惨遭破坏后,自身抵抗细菌入侵的能力下降了不说,还增加了皮肤过敏的几率。